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齐女之福》穿越之齐女之福txt书包网 字母文 穿越之齐女之福小攻

更新时间:2019-10-17 06:06:55

《穿越之齐女之福》穿越之齐女之福txt书包网 字母文 穿越之齐女之福小攻 已完结

《穿越之齐女之福》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云外的云外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菲尔,茅薏

云外的云外新书《穿越之齐女之福》由云外的云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菲尔,茅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杨菲尔一边在心里思量,一边手脚麻利的将肉洗净切好,小广小敞这时也捞螺丝回来了,一眼看见砧板上一堆肉,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左...展开

《穿越之齐女之福》免费试读

杨菲尔一边在心里思量,一边手脚麻利的将肉洗净切好,小广小敞这时也捞螺丝回来了,一眼看见砧板上一堆肉,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左一右拉着杨菲尔的衣袖连声问道:”姐姐,今天中午是要烧肉吃吗?这么多的肉,我们也可以吃一点吗?“

杨菲尔从秀儿的记忆里知道,这家人但凡买肉,也都是只买二三两,剁成肉末加点盐,蒸熟后再加开水汆成肉末汤,给秀儿补身子,包括自己来在这家的这一个月,也是如此,其他人都像没看到一样,只照旧就着咸菜吃自己的南瓜山芋,甚至包括两个双胞。

想到这里,杨菲尔忍不住有些心酸,道:”今天的肉很多,我们一家都可以吃到,你们两个也可以吃到。“

又扬声道:”小广,你去烧火,小敞你再去抱些草回来,姐姐这就给你们做红烧肉吃。“

两小只领命忙活起来,杨菲尔转过身悄悄拭泪,然后将肉块全部倒进锅里,在锅里加了一大瓢水,使之没过肉块约一公分,又将姜蒜八角花椒酱油和盐陆续放入,可惜没有醋和黄酒冰糖,只能将就着了,盖上锅盖,让底下中火烧着。

又在另一个锅里放上大米,煮上一锅白米饭,杨菲尔一边做一边想,难怪在前世听人说一旦做慈善就再也放不开,有的人到了贫困山区,看到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缺衣少食没书念,一个个小叫花子似的围着你,直接就会崩溃,那情景铁石心肠的人也受不住。

想到这,才后知后觉得想到小广小敞也是到了上学的年龄了,每日和他们一起喂鸡做饭,又兼烦恼自己的事情,竟一直没留意,现在家里无钱供养,大概有点余钱都付了秀儿的医药费了,连胡康也下地务农了,几个孩子就都这么着辍学在家。杨菲尔暗暗下了决心,等家里生活改善了,第一件事就是要让这三个孩子重返学堂。

此时红烧肉的香味已满屋流窜,小广小敞使劲儿的吸着鼻子,一边咽着口水,听到锅里渐渐有了肥肉出油的滋滋声响,杨菲尔揭开锅盖,加进去的水烧的还剩一碗,刚刚好,随即将切成大块的青椒加进去,叫小光将锅下的火烧大些,便开始翻炒,这是这种红烧肉的做法的关键一步,大火煸炒收汤,使肉出香出油,眼看汤汁变得浓郁醇厚,杨菲尔又将锅盖上,吩咐灶下小火,需再犒出些油来增亮菜色,略微一两分钟便可。

接过照例负责打下手的小敞递过来的盘子,将肉起锅,盛了高高一盘,三人看去,只见盘中肉色酱红油亮,点缀着翠绿的青椒,蒸腾着让人馋涎欲滴的肉香,小广小敞早不记得上一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只每每在别家烧肉时远远的闻过那香味,那真是让人久久不能移步的香味啊。

不曾想,自己家今天竟然烧了这一大盘的美味,俩娃口中的涎水不住的外溢,难以自制,只得咕咚下咽,但姐姐没有动手,他们也不敢妄动,只得调动全部的意志力强自忍住。

用手扇扇盘子上的热气,想肉已不似刚出锅时那般滚烫了,杨菲尔示意可以开动,两人这才拿筷子各夹了一块,送入口中,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油,好不解馋,一番咀嚼,只觉那肥肉入口即化,肉皮黏腻软滑,瘦肉鲜嫩清爽,一时满口肉香四溢,直冲鼻腔,上达大脑,两人大感美味无比,过瘾无比。

杨菲尔也尝了一块,虽然佐料不齐,但胜在这是有机养殖绿色食材,味道竟也不差。

忽觉窗外哗啦啦一阵声响,三人齐齐看去,竟是两个五六岁的孩子的脑袋露出窗台,正眼巴巴的朝里张望,口水流到下巴,悬而未滴。正是村长汤正福家的两个孙子,一个是长子家的老二长乐,一个是次子家的老大长安,忽的从二人的小脑袋中间又冒出一颗小脑袋,杨菲尔认识这是隔壁汤二叔家的独子,叫做栓儿的,今年六岁,刚才的声响大概是这栓儿被挤掉了下去。这三个孩子在家里也都是娇惯的,可种田人家的孩子,至多也不过是吃饱穿暖而已,想要吃的多好却是不能,大概是都在汤二叔家里玩儿,被肉香味吸引了过来,杨菲尔一向喜欢孩子,看这几个孩子样子滑稽,不禁莞尔,便隔着窗户一人喂了他们一块,跟他们说:“好了,我们家也不多了,吃了就都回去吧。”

看着仨孩子包着嘴里的肉,飞奔离去,杨菲尔又是一笑。

其实这仨孩子家教都是好的,并不是那惯好望嘴的孩子,村长一家门风甚谨,一向以己不正何以正人为家训,也以此教化村民。

当年胡老爹一家逃荒到这汤家村,也全是这村长家的父亲,当年的老村长帮忙,才能在这汤家村落脚,在村西头划了一块地皮给他们搭了一个窝棚,又给胡老爹找了一个长工的活,才终于在这里立足,也才有了胡老爹一门后来的人丁兴旺。

汤二叔一家也是个好邻家,父辈时就有往来相处,多年来对胡家多有帮衬,并没有因胡家是个外来户而排挤欺负,汤二婶和沈氏年纪相当,相交甚好,可惜因生栓儿时亏了身子,郎中说汤二婶恐怕以后再难受孕,所以一家子将栓儿这根独苗看的跟眼珠子似的,好在一家人人品端正,言传身教之下,栓儿倒也是乖巧懂事。

倒也不怕他们回去说道,若敢说道,那一定逃不了一顿打,而且从此后再没机会来要吃的了。

目送几个小馋猫离去,杨菲尔将红烧肉分出一碗来,留着姐弟三人的份,将另外四分之三装入瓦罐,盖好,因昨日看爷奶几人喜欢鱼汤的样子,便将早上的挑出来的小鱼依旧做了一份烧鱼汤,又将青菜和豆腐在一起烧了,加上一碟咸菜,凑了个三菜一汤,又将白米饭装上一瓦罐,和双胞弟弟一起送到田里。

这地里的油菜麦苗疯长,一天一个样儿,脚下田埂上的青草透着水嫩嫩的绿来,好似摘下一把就可以直接开吃,杨菲尔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这个时候有一种可以吃的茅草芯,当地话叫做茅薏,外面包裹着一层草衣,嫩的时候剥开来,像紧凑合拢的水润润的羽毛,鼓鼓白白长长一根,嚼在口中甜丝丝水嫩嫩,还有一股青草香,那是大自然在春天恩賜給孩子们的零食,心想,一会儿把饭送到,找一找这里有没有。

到了大冬青树下,小广小敞呼来田里的几人吃饭,杨菲尔便在附近的田埂上找寻起来,果然发现又一模一样的茅薏,便拔了一大把回来,坐在树下与双胞共享,双胞颇觉新奇,连大人们也拿去几根尝新,这几天秀儿带给他们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倒不觉着什么,只道这孩子倒挺会寻摸吃的。

爷奶几人吃着大白米饭就着红烧肉,喝着鱼汤,感慨道:“这两天就像过年一样,不对,过年也没有这么丰盛。”

胡康道:“关键是即便有一样的食材,也做不出这样的美味来,真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做法的。”

杨菲尔笑道:“书上看到的啊。”

胡康想了一想,疑惑道:“我不记得我还给你借过食谱啊?”

杨菲尔道:“想要做好菜并不一定非要食谱才行,《孙子·谋攻篇》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如何百战不殆我一个小女子不需懂,用于做菜,我只需知己知彼,了解每种食材的特性,提吊优点,遮补欠缺。老子《道德经》又云:治大国如烹小鲜,意指治理大国就好像烹调小鱼,如何治大国我不懂,但我知道烧菜要把握火候,油盐酱醋料要恰到好处,不能过头,也不能缺位。理解这些大道理由浅入深不易,可用于过日子只需有深入浅,这就简单多了,如此而已,哥哥可别笑我。”

杨菲尔一通胡扯,其实前世也是吃货一枚,跟着老妈学会不少家常菜的做法,食谱也没少研究,各系的招牌菜除却她自己不爱的,基本上都能像模像样的做出来,身边同事朋友只要吃过她的手艺,无不折服,原来那几个追求者的确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更是拜倒在她的厨艺之下,难以割舍!

一边胡康却听的目瞪口呆,其余众人也目露惊奇之色,胡康半晌才道:“妹妹实在是大智如愚啊,只在家烧个菜实在是埋没才华了。”

杨菲尔听了不由亦是自得亦是自嘲的咯咯而笑,孩童的笑声如同银铃脆响,在树下宛转悠扬,让众人心里倍感舒适。

伴着丫头银铃般的笑声,一家人尝到了美味可口的饭菜,也尝到了久别的幸福的滋味。

大胡上午赶到地里,已经将一早赶集卖虾所得的数额和众人说了,几人皆十分惊讶,不知这河虾竟如此高价,料想这虾也是极难捕获,那些撒网打鱼的人只能偶尔随网打上来几只,终究是鱼多虾少,以致物以稀为贵,那七百二十文钱,除去买菜买肉买米的六十文,余下的都攒在一个专门的瓦罐里,埋在大胡的床底下,那个瓦罐已经好久只出不进了,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放进去那么多钱,想到那个瓦罐,几人心里就像那瓦罐一样,满满当当,好不充实。

杨菲尔的心情也是格外的好,能给这个家庭带来一份额外的收益,在这个家里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这些付出的同时也让她找到一份归属感,看着一家人欢快的笑脸,呼吸着田野里花香草香,杨菲尔自穿越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真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