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桃煞西下》含桃和西的成语 㚻 桃煞西下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19-11-11 12:07:14

《桃煞西下》含桃和西的成语 㚻 桃煞西下完整版未删节 已完结

《桃煞西下》

来源:作者:喜乐欢年分类:穿越主角:青瑟,玉然

《桃煞西下》由网络作家喜乐欢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青瑟,玉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萧歇在暮成雪的故园里找到钟杳。 孤寂的一抹绿,在秋风席卷的落叶中,卓然而立。 “林无意说,你比他更不愿进入纷争。” 蓝衫蓝眸,少...展开

《桃煞西下》免费试读

萧歇在暮成雪的故园里找到钟杳。

孤寂的一抹绿,在秋风席卷的落叶中,卓然而立。

“林无意说,你比他更不愿进入纷争。”

蓝衫蓝眸,少年温柔抬头,仰望天空。“愿赌服输。”

一个赌局。

他医术超群,工细解毒之术。

钟杳那日,给了他一个期许,将毒药给他,亦给他机会配置解药。

孟醒醒没有服毒**,只是那毒在扇韧触及细腻脖颈之前,就已先行侵入。

“你若解得了,于孟家,我自当袖手。”钟杳一向一言九鼎。

所以,他愿赌服输。

孟醒醒不过是赌约里的牺牲品。死的是她,疯的,是孟年。

萧歇于韶华年间覆灭一月后,正式接任翠微阁副帮主。

———————————————————————————————————————

落日夕阳,昏鸦薄暮,孑孑荦荦,萧萧索索。

“听闻凡人聚散之处,总有凤楼斜影。朝公子知晓的,自然比我细腻。”寒凉的波光映出少女浅浅的脸庞。

合眼小憩,藤椅上的墨色安静平展,如同静置在砚台里。

青瑟的印象中,深海是墨色的。男人的呵责声同女人的祈求混合成一道奇怪的光线,将记忆中的小孩淹没。

深海沉寂,孤冷。让人感到畏惧,然后绝望。墨色的海面让她忘记了疼痛,置身其中才发现,清透的液体可以看见最真实的自己。

青瑟分不清,面前深邃的,是海还是瞳。

苍白有力的手拂过耳后,刺骨的声音穿透魂魄。“你不该,忘了。”

遇见钟杳,梦三生。于孟醒醒如此,她又何其幸免?

这次他可以不管,可如若再有机会……

“忘了?”青瑟疑惑的重复。

公子朝没有回答,取了樽暖酒,递到唇边,“你既在查孟家,又怎会不知,孟醒醒与孟习。”

青瑟没有太惊讶,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凤楼的情报网。

“你一定也想知道,钟杳大婚当日,为何不直接杀了孟醒醒,再踏平韶华年间。”

青瑟蹙起好看的眉,“帮中势力,需要更换。”她知道,钟杳一向,不择手段。假借他人之手,给帮派换血。

男子一声浅笑,墨瞳落入青瑟的眼波,“你还是那样聪明,又愚蠢。”

青瑟心中不太确定,他难道认识自己?实在不喜欢打哑谜,却又听那低而清朗的声音,“他做着一切,不过为了,天机训。”

“萧歇?”

醒来,清晨炊烟。

青瑟揉了揉太阳Xue,她很清楚昨日的事,却不记得自己怎样回到驿馆。

“小瑟儿。”花玉然放大的脸出现在青瑟面前。

“你怎么在这?”青瑟面对无耻之人向来不拘小节,掀开被子就开始套衣服。

花玉然目瞪口呆了一会,终究无耻的坐下来,倒了杯水。“小瑟儿好本事,连公子朝都……”

“你就不能想个别的开场方式?”青瑟很没耐心的打断他,合了衣襟,也倒了杯水。

花玉然一脸委屈的从怀中摸出一个白玉簪子,样式极为简洁,质地上乘,优雅低调。

青瑟拿在手里看了看,满眼的威逼询问。

“那孩子身上唯一的物件,老板开口要价十万两。”

“你哪来这么多钱?”

“谁说我给钱了?”

“……”

青瑟端详片刻,接着看向花玉然。

花玉然见状也一脸疑惑地看向她。

“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个簪子?”

“就这个。”

“这么个簪子,你找了这么久?”青瑟突然拔高嗓子,不可置信的问道。

“早就找到了,不过落在朋友那,忘拿了,刚托传信鸟送过来。”

“……”

———————————————————————————————————————

柳念儿没有换回女装,宽大的裙摆太过引人注目。茶楼人少,说书先生仍准时开讲。却是一段久远的故事,落了灰,惹了尘。

许久之前,云都初建,歌舞齐乐,容华山河。怎料奇兽作乱,人间一时纷争不断。

有高人以身为殉将其诛灭,分尸整切二十四部,命陶家先祖特制神器为钥,锁于二十四风见楼。人间重返太平,安然数载。后因苍朽山崩,神器丢失,江湖重新战事四起,传说浮现。夜闻雪集齐神器,闯苍朽之巅,为天下至尊……

传说唱了太多遍,了无新意了。

青瑟和花玉然嗑了满桌子瓜子皮,等到下午,依然不见素衣女子的到来。柳念儿面色很不好看,忽然拂袖,撇下二人往楼下去了。

“柳堂主怎么对淡烟琴这么执着?”青瑟牛饮一口清茶,嗑瓜子嗑的口干。

“你可听过,淡烟公子,柳湘漓?”花玉然狡黠一笑。

青瑟点了点头,摸出一本《大虞风云录》,翻到一页,停住。

云都第一琴师,出云台柳湘漓。

昙花一现的美少年,天上方闻的远古琴音,消亡于夜闻雪的江山棋局,成为一颗华美落寞的无气之子。

花玉然眼珠子险些砸下来,“你从哪弄的?”

青瑟朝窗外努努嘴,“方才来时路过个书摊,一两银子三册,附赠美人榜一本,英雄榜一本,咦,还有一本,这是什么?”

花玉然面上蓦地一红,一把夺过青瑟手中的小册子,“不是小孩子该看的东西,我,我先替你保管着。”

青瑟不怀好意的嘿嘿了一会,笑的花玉然头皮发麻,正巧瞄向了对面街角。

锦晓怀抱一个黛色包袱,笑颜如水,伸手递到柳念儿面前。“姑娘琴技,在锦晓之上,这琴认主,自昨日楼里相见,锦晓便再无法弹奏,只得拿来赠与姑娘,还望莫要嫌弃。”

两人皆是震惊。淡烟琴的到手,也忒出乎意料了。

柳念儿只盯着她,却不接琴。

“这本就是姑娘家中的物什,理应归还。”锦晓顺势一推,柳念儿伸手怀抱。素净的女子淡然走开,没有丝毫留恋。

家中物什?青瑟心中充满疑问。

花玉然咳了两声,将青瑟拖走。

柳念儿隔着包袱摩挲着琴身,小心翼翼,专注认真,眼中蒙了雾,看不清楚。

“爹爹。”Nai声Nai气的童年,让柳念儿模糊了双眼。

温柔细腻的大手,清香宜人的怀抱,安全舒适的胸口,风华绝代的笑容。

“念儿乖,爹走以后,去青波城,翠微阁。”

残忍的离开,丢下她一人,在稚嫩的年岁。

世界之大,从此无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