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宫汉女》清宫庶女传 小说TXT 清宫汉女BL

更新时间:2020-01-14 18:03:22

《清宫汉女》清宫庶女传 小说TXT 清宫汉女BL 已完结

《清宫汉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紫陌沫尘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宛宁,宁嫔

紫陌沫尘新书《清宫汉女》由紫陌沫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宛宁,宁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宛宁听太妃这样说,脸色雪白雪白的,太后松了她的手,淡笑道:“博果儿是先帝之子,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又那么知上进,姐姐又是最知道疼人...展开

《清宫汉女》免费试读

宛宁听太妃这样说,脸色雪白雪白的,太后松了她的手,淡笑道:“博果儿是先帝之子,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又那么知上进,姐姐又是最知道疼人的,天底下可也再找不到这样的好人家了。”

太妃掩嘴笑道:“让太后笑话了,我们母子二人不过是混日子罢了,若真有您说的那样好。”说到这里,却嘎然止住了,她面上含笑,嘴角眼神里却只是冰冷。

她一向如此惯了,太后也不去理会深究,只对着宛宁温言道:“好孩子,你额娘身子骨不好,又一个人住在阿哥府里头,怪冷清的,本也不该让你来伺候我的,奈何祖制不可违背,今日就随你额娘一道回去吧,等得了闲再进宫来。”

宛宁眼中早含了泪水,强忍了对太后道:“谢太后体恤,求太后好好保重身子。”

太后亦是满心的不舍,只是当了太妃的面不好流露出来,安抚的拍拍她的手。

太妃似笑非笑的道:“天也不早了,就不叨扰太后了。”

说着,就起身告辞,太后笑道:“姐姐闲来无事也常回宫里住住吧。”

太妃应着给太后行礼,带了宛宁出去了。

我看着宛宁的背影,心里越发叹息。

到了晚间,皇帝回宫,太后细问了灾情,又与皇帝商讨了一会拨银子的事情,一时谈毕,太后道:“回头告诉内务府,命博果儿回京,再选个吉日,册封博果儿为贝勒。”

福临道:“额娘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事了?”

太后叹气,道:“先帝之子只余了你们两个,额娘一向对博果儿视若亲生,以前他年纪小,如今既有了出息,也到了该封贝勒的时候。”

福临道:“儿子照额娘的话办就是了,好端端的,额娘叹什么气呢?”

太后只是叹气,摇头不语。

福临见太后只是出神,便起身告退,走至殿外,又悄悄对我招手要我出去。

我轻手轻脚走至他身旁,福临轻声问道:“额娘这是怎么了?”

我尚未说话,也先叹气,福临奇道:“怎么连你也只是叹气?”

我靠近福临耳边道:“额娘是在为博果儿的福晋难过呢。”

福临闻言失笑,道:“这话从何说起呢?又操了哪里的闲心?”

我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宛宁进宫这些日子,因避讳伯伯弟媳之故,皇帝每每来给太后请安,宛宁都避了里间,因此竟未得见过宛宁。

吴良辅走过来,悄声道:“皇上,皇后娘娘打发奴才过来瞧瞧您什么时候过去呢。”

福临一听便不耐烦道:“朕是在太后这里,她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我忙劝道:“九哥出去一日了,惠姐姐也担了一天的心,好不容易等到您回来了,您还不快去看看好叫她安心。”

福临望着我,苦笑道:“她若要有你一半懂事也就好了。”

说着,带了吴良辅出了慈宁宫。

我站在廊下,只觉得心里乱的出奇,一时想着宛宁落寞的样子,一时又想着皇后怨愤的眼神。这些外人眼中的美满姻缘,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倒真如古人所言的那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苏麽麽从外头进来,见我站在那里发楞,不由得惊诧,拉我的手道:“小祖宗,那么冷的天你怎么就这样站在了外头,快跟我进来,仔细着了风寒。”边说边拉我进了暖阁,我这才发觉自己手脚冰凉,抱着手炉晤了半天才有些热气。

过了几日,到了正月十五,宫里又是一份别样的热闹。

早膳后,皇帝去了奉先殿在祖宗牌位面前奉了元宵,照例开了正宴,赏下了各宫院各式元宵,每年皆是如此,我只是看着没有胃口,直到太后唤了我去前面。

太后指着几上的一碗元宵笑道:“快吃来尝尝。”

我赌气道:“每年的元宵都是一个味道,不吃倒也罢了。”

太后宠溺的笑道:“就知道例上分的你还没有动过,诺,这碗可不一样,不吃可不要后悔啊。”

我疑惑的看着太后,太后只是好笑的看着我,我只得端起碗来,用匙子盛了一个,张嘴咬了一口,却不是想象中的平淡无奇的味道,反而入口即化,香甜薷黏,还有种淡淡的清香,象是梅花香,又象是腊梅香。

我恍然,欢喜道:“这必定是宛宁姐姐做了送进来的。”

太后笑道:“好刁嘴的丫头,一吃就吃出来了。”

又叹道:“可惜了这么个好孩子。”

我想着宛宁的才情品貌,又想着太妃说话时的阴阳怪气,亦是为她难过,嘴里的元宵顿时也索然无味起来。

太后又向苏麽麽道:“把剩下的元宵给皇后和宁嫔送去一些。”

苏麽麽应了出去了。

一直热闹到了晚上,我这才打起了几分精神,只因为晚上各宫里头都挂上了冰灯,晶莹剔透,林鸟花卉、飞禽走兽,楼台亭阁、神仙小鬼,各式各样的冰灯映着盏盏华灯,极是美伦美奂,璀璨流丽,咋一看,象是进了水晶宫一般,更疑是天上宫阙。

我借口到外面透透气,从宴会席上走了出来,漫步在廊下,嘴里不觉念道:“不夜城,灯月交,奉宸欢,暮暮朝朝。”

却不想,一个熟悉的声音接口道:“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回头,正对着岳乐那双深亮的如海般的双眸,一时痴了,岳乐缓步走来,携了我的手,慢慢朝吉云楼走去,外头灯火辉煌,不知为何,吉云楼内却是漆黑一片,也不见宫人们的身影。

我低声唤道:“阿离。”只是不见回答。

岳乐道:“今日宫中这般热闹,也许都出去看灯了吧。”

我点头笑道:“也该让他们出去顽一会子了。”

缓缓推开殿门,眼前却忽然一阵明亮,殿中花梨木桌子中央赫然摆放着一个精致的走马冰灯,岳乐引我走近了我才发觉,冰灯上面刻有精巧的图案,细看竟是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色,十分逼真,正想问是哪里的景致,竟看到了一条嫩绿色的大江,我顿时呆住了。

用颤颤的手指来回摩挲着,岳乐柔声道:“我命人在上头刻了桂林四季之景,以矾水淋雪成冰,直至二三月间冰灯方解。但愿可以慰藉你思乡之情。”

眼泪就这样不自觉的流下来,五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魂牵梦萦的家乡,尽管是这样的相见,可是这也够了,真的够了,我转身回搂住岳乐,冰凉的泪水只是肆虐。

似乎所有的人都会害怕变化,不管是自己改变,还是身边的改变,那么亲近的人,眼看着一点一点的变的陌生,却无能为力。但无论怎样都无法回头了。我一直坚信,有时候发生一些事情并非是坏事,那经历过很多之后还在身边的才是值得珍惜的。风平浪静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更大的风雨。觉得自己越来越象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他的东西很难影响到自己,也许是刻意的不想受影响。无法改变的,只能是让自己不要随波逐流罢了。

惟愿光阴就停留在这一刻,好也罢,不好也罢,就这样罢。

日子一复一日,每天似乎都是相似的,冬去春来,转眼又是一季了。

十五过后,年才算是真的过完了。

二月初七,皇帝有旨,召十一阿哥博果儿回京,同时正式昭告天下,册封博果儿为贝勒。

博果儿回京的时候已是三月,桃花樱花蔓山遍野开的挥挥洒洒,从远处看,紫禁城就象笼罩在一片粉艳艳的云朵里头,有点晃晃忽忽的不真实感。

我和皇后陪了太后在御花园里头看小宫女太监们放纸鸢的时候,太妃带着博果儿和宛宁进宫给太后谢恩来了。

许是塞外风霜太大的缘故,博果儿的脸上多了些粗旷,今日穿了簇新的贝勒服褂,更显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间倒象似个大人了。

太后笑着让太妃在身侧坐了,道:“博果儿一回来,姐姐的气色可是越发好了。”

太妃今日穿了件湖水蓝的宁绸褂,发上簪着同色的蓝宝石蜻蜓头花,格外的风韵翩然,笑道:“太后说的哪里话,您的气色才是好呢,我怎么好比您啊,这不,博果儿一回来,我就带他来向您谢恩了。”

博果儿和宛宁给太后行了大礼,道:“博果儿谢皇额娘。”

太后招手叫他们起身,笑道:“别谢我,是你自己如今出息了呢,这大半年没见,可真的是长大了不少。”

博果儿一眼瞥见了皇后,笑道:“皇后嫂子,多年不见了,没赶得上你和皇帝哥哥大婚,真是对不住了。”

皇后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倒是谢谢你了呢。”

博果儿丝毫没有恼怒的意思,依然嬉皮笑脸的道:“嫂子的嘴上工夫比小时候更厉害了些呢,这回皇帝哥哥可有得受了。”

皇后脸上登时有恼怒之色,正要张嘴,被太后的眼神止住,只恨恨的瞪了博果儿一眼,推说身子不爽就退下了,这一向,她都只是郁郁不乐的模样,我心知是为了什么,却也只是无奈,不知如何开解她。

博果儿只一笑也不计较,凑到太后身旁讲起了这大半年在兵营里头的趣事。

我悄悄扯了一下宛宁的袖子,两人朝远一点的澄瑞亭走去。数月未见,我与宛宁极是亲热,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

我细细打量她,似乎比初见之时消瘦了许多,精神也不见好,我不禁怜惜道:“姐姐最近身子不好吗?怎么瞧着这样瘦。到底也该保重才是。”

她只淡笑道:“我逢两季交替之时总是有些消瘦的,妹妹不要挂念。”

我略宽心,又想起什么,忙问道:“上次姐姐随太妃回去,可有为难姐姐?我瞧着太妃的脸色,很是为姐姐担心。”

她清澄的眸子中一片淡定,此刻更含了浓浓的感动,握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