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什么意思 全文章节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2-06 06:06:28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什么意思 全文章节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小白文 连载中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锁桦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文亭,文玉

火爆新书《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是锁桦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文亭,文玉,书中主要讲述了: 户部侍郎的二少爷和李家小姐由于比较拘束,走得比较慢,文亭和叶以晨自然夺得了第一。文亭心想:本来只是活跃气氛的游戏,没想到还能破坏...展开

《画一尺经年写三生眉间》免费试读

户部侍郎的二少爷和李家小姐由于比较拘束,走得比较慢,文亭和叶以晨自然夺得了第一。文亭心想:本来只是活跃气氛的游戏,没想到还能破坏某些人的友情,稳赚啊!文亭努力憋笑中。

“好了,这个游戏就是这样,这局是示范,大家随意组队吧!不过你们也看到了,不注意默契的话可是会像某些人一样的噢!”“文亭,你说谁呢!”文玉上前质问。“说谁谁知道。我说的谁…你还不清楚?”文亭又一轮的讽刺文玉。

“好了好了,今天是我儿的生辰宴,两位小姐不如给老夫一个面子?”叶将军已经第N次出来打圆场。

看到文亭等人的示范后,各家公子小姐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想和自己青睐的异性多接触,不一会儿,大多数人已经玩过一轮又一轮。

“五小姐果然出了一个好主意呀!方才五小姐说这只是第一种,不知还有哪些助兴的节目和游戏呀?”叶将军看到文亭组织的‘两人三足’的游戏让气氛活跃了不少,于是想让文亭多出些类似的活动。

“当然有了!”文亭又一一出了拔河、掰手腕儿和萝卜蹲等等一系列21世纪的人们经常玩儿的小游戏。随着选择的种类增加,将军府的气氛也越发热闹,不同别家只会唱唱曲儿,弹弹琴的让人提不起兴趣的东西。

有人欢喜有人愁,文玉和文月望着文亭在老将军面前混得如鱼得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文亭提建议。“大姐,我们就这样任那小贱人胡作非为吗?”文玉已经不知道这是她今天第几次发火了。“三妹,别急,我有一个好办法能让那文亭下不来台!”文月恶狠狠的瞪着和叶将军相谈甚欢的文亭。

“你过来我同你说…”文月告诉文玉一会儿她会提出比武的提议,文亭从小不能修炼,到时候在比武台上狠狠的出一口气,只要不把她打死打残,别人就不会说什么,毕竟比武哪有不受伤的。“大姐,还是你有办法收拾那小蹄子。”文玉向文月阿谀奉承的说道。

游戏玩了一轮又一轮,见大伙儿玩得差不多了,文月见缝插针的说:“叶将军,小女觉得光玩那些游戏没什么意思,一会儿就腻了,我们言灵大陆向来是以武为尊,不如展开一场比武大会如何?”

叶将军想着文月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便一口答应下来。

比武大会开始,叶将军以混战的方式进行比武,并以一颗鲛人泪作为冠军的奖品。

大多数人都不得不佩服将军府的出手阔绰,要知道鲛人泪珠是鲛人族的元神,要想得到鲛人泪,需有至高的修炼等级才勉强得到。将军府只是一个小小的助兴比赛而已出手就如此不凡。

比赛分三轮进行,每轮都是以混战的方式淘汰剩至规定的人数。参加的共有七十人,本来不打算参加的文亭愣是被文玉文月两姐妹一唱一和的给叶将军吹耳边风弄得不得不参加,虽然文亭早就猜到这俩不省油的灯肯定会给自己使绊子,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一轮70进30人,直接就淘汰一半以上的人,混战的方式进行,可以结盟,点到为止,不得伤人性命或将人弄成残废。”规则宣读完后,比赛开始。

文玉和文月老早就结了盟,准备专欺负文亭,不过上比武台的时候文亭和她俩分别在赛场的两端,中间隔了很多人,文玉文月不得不先开出一条路来。叶以晨和文清越也结了盟。

比赛一开始,战场上就厮杀起来,战场上不分男女,每个人都使出来自己的看家本领。一会儿一个个武力比较弱的被揍下了比武台。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也就是比较厉害的了。

言灵大陆没有天阶以上的修炼者。光是天阶的强者就屈指可数,只有六人,三人是阅历丰富的老者,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还有一个从不露面只有名字的女人以外,就是皇宫里的天子。除皇上外,其余五人分别在各方占领了一片区域,他们是每片区域的主人。这五人分别是:东域的苍松真人、西域的云岭王、南域的兰景、北域的慕杰和中域的毒王南时(从不露面的女子)。

这五个区域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只有其他大陆的人来犯时会共同御敌。

年轻一辈里,最高的修炼者也不过黄阶9级,遇到瓶颈没步入地阶,不过也被这儿的人称之为‘天才’了!

第一轮比武结束,文玉文月还没走到文亭那,咬牙切齿的盘算着下一轮儿。文亭为了不暴露自已现在的修为,在与他人的战斗中只是灵活的避开只守不攻,正好人多眼杂。遇到比较执着的对手,偶尔甩出银针封住他们的功法。

第二轮比赛开始,仅剩三十人,这一轮的规则是分成十组,每组三人。抽签过后也是混战的方式。

“大姐,这一轮我们一定得教训教训文亭,刚才只是侥幸,怎么每次这小贱人运气都这么好,这次一定不能放过她了!”文玉有点儿慌了。

这次文玉没有和文月分在一组,好巧不巧,叶以晨、文月和文亭分到了一组。文月虽然挺高兴和叶以晨一组,但是文亭被分到了和自己一组,自己要是想赢,自然就不能给她使绊子了。文月一口银牙咬碎了只能往肚子里咽。

文玉和文清越还有七品官吏的女儿赵小雨分在了一组。文清越虽是相府公子,但从来对文玉不理不睬。文玉听说自己的队友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女儿,瞬间自我感觉良好:“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一个小小七品官家的,还来参加将军府的宴会,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本小姐倒霉和你一组,不和你计较,你只要一切听我的我也就不嫌弃你了!”

文玉一分组就欺负起赵小雨来,文清越阻止文玉:“三姐,你在府里便娇纵惯了,出来还是如此,信不信我去告诉爹?”“文清越,我可是你三姐,你竟然帮一个外人!”文玉气炸了,但又怕文清越真的告诉文瑾,把自己遣回去,毕竟文瑾更偏心唯一的儿子文清越,只好甩袖作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