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魏汉华夫人传》魏汉华夫人传 陈杉杉 cp 魏汉华夫人传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0-03-22 12:04:39

《魏汉华夫人传》魏汉华夫人传 陈杉杉 cp 魏汉华夫人传无广告 连载中

《魏汉华夫人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陈杉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崔浩,朱颜

主角是崔浩,朱颜的小说《魏汉华夫人传》此文是陈杉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么快速的一瞥,只见崔浩并无多大反应,令谨心想自己或许是多虑了。 这时又听一阵丝竹声传来,香烟似雾,一众异域舞女从烟中翩然突显,...展开

《魏汉华夫人传》免费试读

这么快速的一瞥,只见崔浩并无多大反应,令谨心想自己或许是多虑了。

这时又听一阵丝竹声传来,香烟似雾,一众异域舞女从烟中翩然突显,中间的领舞女子头梳发辫,戴象牙佛冠,身披璎珞,随着节奏只见她笔直的大腿忽然向前跨一步,起手结了一个莲花礼,随着音乐开始变换舞姿,令人眼花缭乱。

“这可是《十部乐》中的《天竺舞》?”尉显业的母亲尉夫人也被邀请在内,看了一会儿便惊喜的叫了出来。

“是的呢,我也是提前了许久才定了下来”崔大夫人知晓尉夫人也是尚佛,自从知道自家三娘会与尉家联姻,今日便借机以斋菜和天竺舞借花献佛。

又借着话题,崔大夫人将崔三娘也拉入了谈话中。

酒酣耳热之际,柳三郎来了崔二夫人旁敬酒,只见崔四娘,小晕红潮,眉眼暗暗的垂下,而崔五娘则望着崔四娘嗤嗤地在笑,柳三郎看向崔五娘,脸一红问道:“五......表.....表妹,你笑什么。”

崔五娘正了脸道:“我自是笑我这平日无甚表情的姐姐香靥凝羞一笑开呢”,说完绷不住,又笑了起来。

这一笑,柳三郎只忽觉佳酿醉春花,佳人一颦一笑添红霞。

此时,崔十娘不知何时也来到这边,端了一杯酒向柳三郎敬酒,一扬手,袖子刚刚好褪出白嫩如玉的手腕。

令谨正在享受这砂锅炖肉,觉得这肉软嫩柔润,浓郁荤香,又荤而不腻,各料互为渗透,味中有味。见这一幕,正想看看柳崔氏的反应,借着有人上菜之际,望向柳崔氏的方向,却不见其人。

此时,见崔十一郎一脸走了过来,在崔四夫人郭柔身边坐下,正一脸不怀好意的望过来,令谨便望向阿娘朱颜道:“阿娘,可否陪令谨去出恭?”

朱颜自然答应,两人便起身往院中后方走去。因是家宴,佣人奴婢不多,都集中在前院,后院中反而没有什么人。左拐右拐,两人终于到了出恭更衣处,朱颜正奇怪为什么此处并没有人侍候,正张嘴想和令谨说些什么,这时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男女交合的呻吟声。

朱颜刚想惊叫,令谨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今日家宴,来的人都是至亲好友,地位尊崇,如果是丑事,又被自己和阿娘撞破,就自己这三房庶出的地位,自己或许还能活下来,但是阿娘一定是活不成了。

令谨念及至此,人不禁有些抖了起来,手却还是紧紧捂住阿娘的嘴。自己女儿这么一抖,朱颜反而镇静了下来。

她伸手揽过自己的女儿,两母女互相对看一眼,看看四周并没有人,于是急忙撤了出来,所幸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人。

两母女并未直接回宴席,而是令谨又带朱颜去了趟厨房,装作很有兴致问了问砂锅炖肉的食谱,细细的记录了下来,这才又回到宴席。

在令谨和朱颜前脚刚走,两个侍女就返回到了这出恭更衣处,只见其中一个有些担忧的问另一个:“你确定我们刚才这么出去偷吃豆皮包子,没问题么?”

另一个侍女不在乎的说道:“这出恭更衣的地方不止这么一个,加上这么偏僻,我们才溜出去一小会儿,放心,不会坏事儿的。”

而后院发出呻吟声的房间中,只见尉显业怜爱地将浑身赤裸的女子脸上湿漉漉的一缕头发撩开,赫然正是柳崔氏。两人情意绵绵的互相望着对方,尉显业又心满意足的将柳崔氏揽入怀中,亲了亲她的额头。

他自小便爱慕比自己年长的柳崔氏,自以为柳崔氏嫁人之后,这份爱慕之情会渐渐冷却,直至看到柳崔氏的那一刻,才惊觉这份爱慕之情竟然随着岁月越来越浓烈。

而柳崔氏对尉显业也是感情深厚,但心中也是自知这段感情怕是会为世俗所不容,因此欺骗着自己那是姐弟之情,顺着母亲的心意嫁入柳家。这次回来,见尉显业愈发的风姿特秀,加之尉显业对她更是甜言蜜语含情脉脉。因此在自己院中,两人放佛又找到了当日柳崔氏未嫁人时的感觉,于是就干柴烈火滚到了一起。

深夜,慈安居中。

小郭氏接过侍女的帕子,替崔浩细细的洁了面,这么多年过去,她心中不是没有愧疚地觉得庆幸过,当年他随着长辈来提亲之时,她便有些淡淡的嫉妒姐姐的好运,期待自己的夫君以后也能是如此风姿卓越,却没想到最后真的是自己能够和他相伴一生。

崔浩轻轻牵了小郭氏的手,一起靠在床榻上。然后揉揉自己的眉头道:“圣心已定,若要治国,需儒家,而收权于世人,则需道家。而如今,首先要做的就是灭佛之心。“

因小郭氏出生世家嫡女,见识不凡,崔浩倒是经常会和小郭氏谈论时政。见小郭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又道:”老大媳妇是个拎不清的,让她好好养着吧。”

小郭氏稍稍迟疑了一下,直言道:“我怕老大会多想。”

现在内院之中,老大媳妇分管厨房,老二媳妇分管针线房。这几年来,崔如定虽然还是对她孝顺,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出他对着老二的忌惮,连带着大房和二房之间的关系也是有些微妙。如果这下把老大媳妇的差事给撸了,怕是老大心里会多想。

见崔浩眉心又皱了起来,小郭氏伸出食指轻轻将其抚平,又笑道:“夫君不必烦恼,这也没什么,尉家快来下定了,让老大媳妇去忙三娘的婚事,这接连着两个孩子婚事,自然而然就忙不过来了。”

崔浩这才露出了一点笑容,反握住小郭氏的手,感念妻子持家不易,又想到自己的这个孙女,不由感叹道:“三娘性情卞急,语言犀利,有过人之节,而不能以自藏,心比天高,又自困于情爱。”

当年崔浩见着崔三娘酷似元妻,心有所念,便接过来亲自教养,却在某一天,撞见崔三娘试图推自己的四妹妹入水,后来一问得知,不过是崔四娘对崔三娘的字颇为诚恳的点评。后面过了几日借着自己公务繁忙,便把崔三娘送回了大房。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心里始终有些担心。

“夫君,儿孙自有儿孙福。”小郭氏捏捏崔浩的手。

然后故意把话题岔开道:“妾身已经派人去请女先生称补充崔家的女学。这小辈的小娘子们,四娘恬静雅致,五娘活泼娇俏,十二娘沉稳,这不,还抄了一份《道德经》作为她二姑母的礼物。十娘性子毛躁了些,但胜在貌美。”

“哦?这十二娘为何决定送此份礼物?”崔浩本只是在听,听到《道德经》,突然来了兴致。他深知崔家女眷中因娘家的耳濡目染,信佛的居多,像是崔四娘有时候更会抄一些佛经送给小郭氏。这朱颜的娘家朱家虽不参佛,但也不崇道。

“十二娘说是听她阿耶时常论及《老子想尔注》”小郭氏挑眉看看崔浩,又将十二娘自坦字不好的事儿也讲了。

“三郎?哈哈,这个十二娘有点意思。”崔浩不由笑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