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唐棋》唐棋枫 LOLI 唐棋猎奇

更新时间:2020-04-18 06:05:38

《唐棋》唐棋枫 LOLI 唐棋猎奇 连载中

《唐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马脸微漾分类:历史主角:孟渔,老秦

马脸微漾新书《唐棋》由马脸微漾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孟渔,老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前面说了,这古棋是有座子制的,也就是对局双方在展开对弈之初,需要在棋盘中的四角,各布上两颗自己的棋子。 老实说,孟渔的棋艺虽然已...展开

《唐棋》免费试读

前面说了,这古棋是有座子制的,也就是对局双方在展开对弈之初,需要在棋盘中的四角,各布上两颗自己的棋子。

老实说,孟渔的棋艺虽然已经达到了业余层级的7段顶端,但还从未下过座子制的围棋对局。

若不是以前精读《玄玄棋经》《当湖十局》等古棋名局,打过上面的棋谱,这初来乍到的,他还真有些不敢在这大唐轻易叫板。

大唐是什么时代?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文攻武卫,几乎登峰造极,一般人谁敢在此发浪!

好在下到数十手之后,他悬着的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眼前这个自称“樵夫”的老秦人脸,若说他会下围棋倒是真会下围棋,但也就是仅限于此了。

至于死活、手筋以及腾挪、造劫等相对高深一些的招数,他也大多都能运用在子力之间。但是一旦遇到孟渔习惯性地就祭出的欺着甚至骗着,他就完全看不出来,直愣愣地还要往陷阱里跳。

这样一来,还没等到棋局进入中盘,仅仅布局阶段,在黑白双方短兵相接的第一次战斗中,一条黑龙,眼见就要被屠龙了!

当然,屠龙也是要有一个过程。

所谓臭手下棋从不算计,庸手对局能看三五步,高手一步棋能看到十几手之外。

而屠龙这个过程,业7以上顶尖者,能算出一块棋大致死活方向后,这块棋基本上就板上钉钉没得跑了。

就比如现在,老秦人脸的这条多达十几颗黑子的大龙,庸手是看不出死活的,更别说臭手。但在孟渔白子的包围圈里,它其实已经是死棋,区别就在于他什么时候去一手一手地屠龙了!

而可悲的是,老秦人脸还根本不自知,犹在有板有眼地下着子,偶尔还要得意地瞅一眼孟渔,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

“娃娃,你这棋艺,像河里的水一样绵软无力,中看不中用呀,我看你想要靠这个混口饭吃,难啊!”

连大龙是死是活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真臭棋篓子,不会错了。

而跟一个臭棋篓子下棋,对于高手,完全就是自我折磨。

面对老秦人脸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孟渔不想再继续下子了,将手中捏着的石子丢在地上,坐起身,揉着发麻的腿道:

“水,的确是天底下最无力之物。但滴水穿石,水却又是天底下最厉害之物。如果将水放到围棋中比喻,每一手棋,假若都行云流水,化有形于无形,就像拳脚打在空气中,无招胜有招,你还会说水中看不中用吗?”

老秦人脸听出话里有话,不觉捏着石子道:

“娃娃,你这话可不像是你这十几岁娃娃说出来的话嘞,非有深厚家学渊源传承不可。你想起什么没有,你家住哪里,父母又是谁?”

孟渔一愣,赶紧指了指地上画出的棋盘道:

“我、我说的是棋,先生不觉得,你这盘棋,已经输了吗?”

老秦人脸这才怵然一惊,低头看着棋盘道:

“我这棋输了么,哪里输了?明明两块棋谁也奈何不了谁,胜负还早得很呐!”

正说着,旁观者也开始起哄地嚷嚷道:

“这娃娃睁眼说瞎话哩,这棋才下了个开头就说人输了!”

“是呐,这娃娃饿昏头了,想快点骗口饭吃……”

七嘴八舌中,为了达到最快效果,孟渔也不客气,当即抓起一把黑白石子,左右手互博,将两条纠缠着的黑白棋大龙,当着众人面一步步快速摆了出来。

这摆棋可就不像下棋了,有时一步棋会想半天。

摆棋,都是一气呵成,能让人一眼就看出一块棋在几十手中的变化和结果。

等到孟渔将整块棋死活,摆到最后一步,甚至将黑白双方可能的变化数也都摆出来,黑棋大龙眼见逃无可逃,众人这才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咋舌道:

“这娃娃还真没有骗人,这样一步步看下去,黑棋果然全都死了?”

老秦人脸瞪着棋局,忽然哈哈一笑,起身抓住孟渔便道:

“走,娃娃,给你买馍吃去!”

这老秦人脸棋臭,手上的力气却是大得出奇,孟渔就感觉自己是被他托着一般,大步流星,便向不远处的官道旁炊饼铺奔去。

终于能吃到饭了!

孟渔叹口气,扭头恋恋不舍地瞅了一眼地上散落的黑白石子,还有那张画出的棋盘,纠结道:

“等一下,那、那棋局怎么办?”

老秦人脸头也不回地哼哼道:

“它已经替你挣到了馍吃,还管它作甚?留在那里吧,围棋乃是天子之戏,管他南来北往的行客,遇到像你这样的饿饭之人,兴许还能用上哩!”

说着,两人便来到了炊饼铺。

“掌勺的,来十张大饼,两碗热水。”

十张大饼?

孟渔吓了一跳,盯着一张就足足有蒲扇般大小的炊饼,目瞪口呆道:

“最多、最多两张就够了,我可吃不了十张这么大的饼子!”

老秦人脸突然一脸鄙视道:

“娃娃,谁说要送你十张大饼了,你倒是敢想!”

说着,他摸出几个铜板,拍到案板上道:

“再拿两个馍馍,给这娃娃。”

炊饼铺老板显然早就熟识,冲着老秦人脸一笑,不慌不忙地数着大饼道:

“秦樵子,十张大饼只够你两日吃。这么说来,你是两日后又要转来,再卖一车柴禾喽。”

秦樵子,原来他还真是樵子,而且还真姓老秦人的秦啊!

孟渔瞅了一眼,就听秦樵子在鼻孔中哼哼道:

“就你话多,张勺子,没看要变天了吗?不多赚些铜板,我在深山老林吃什么,尽啃那带血的兽肉和野果子!”

说话间,他一把抓过案板上草篓子中的馍馍,一手一个,递给了孟渔:

“吃吧,咱们两清了。”

啊——

孟渔一手抓住一个馍,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压根没有想到,这馍馍还没吃到嘴,这秦樵子就开始赶人了。

但是长安城,却还是一定要去的。

这也是他当前唯一能清晰明确的目标和去处。

愣怔好一会儿,他才木然地点点头,转过身,望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官道,渐渐从刚才棋局的兴奋中走出来,茫然四顾,重新一下子又陷入到那种人生不知何处去的绝望里。

无奈之下,他硬着头皮转过身望着秦樵子厚着脸道:

“先、先生、哦不,这个、这个大、大叔,我能请教一下这一路上哪里还有下棋之处?”

秦樵子正数着他的十张大饼,见孟渔突然又转来,顿时恼怒道:

“一直往前走,只要看见有吃茶吃酒的,哪里都有棋下。走走走,往前走就是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