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步步惊华》盛世独宠之惊华世子妃 免费试读 重生之步步惊华BG文

更新时间:2020-04-21 18:03:25

《重生之步步惊华》盛世独宠之惊华世子妃 免费试读 重生之步步惊华BG文 连载中

《重生之步步惊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慕满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冷木琼,寸地

新书《重生之步步惊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慕满楼,主角冷木琼,寸地,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合欢以为冷木琼是在怀疑自己,立刻下跪磕头:“夫人,奴婢一直都按照您的旨意给她下药,绝对没有半分含糊!” “行了,你起来吧,也没说...展开

《重生之步步惊华》免费试读

合欢以为冷木琼是在怀疑自己,立刻下跪磕头:“夫人,奴婢一直都按照您的旨意给她下药,绝对没有半分含糊!”

“行了,你起来吧,也没说你什么。”冷木琼决定还是要加大药的剂量,至少一定不能让卫长歌活着!

合欢抬头迅速看了一眼冷木琼,见她确实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才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心里的恐惧还是挥之不去,谁都知道冷木琼最可怕的无非就是她身后有个乳母。

乳母的手段她们都是知道的,就算是惹了冷木琼也不能让乳母知道!

“合欢。”

冷木琼等到她站起来之后,突然唤了她一声,吓得这丫鬟立刻又要跪下,“记住,往后加大药量,明白了吗?”

冷木琼的眼神突然转冷,看得合欢都觉得心里有些寒意,哆嗦了两下身子才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一旦卫长歌出了事情,你要第一时间去她的房间里,那她那里面的油灯打翻,切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卫长歌中了毒!”冷木琼这是打算让她的尸体在世上消失,永远都不要有人能够查出她的死因。

合欢一听是这件事情,就放了不少心,在心里劫后余生地叹了口气,面上应道,“是,夫人。”

与此同时,卫长歌正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脑海里突然闪过今天喊了冷木琼一声的那个丫鬟,她当时看自己的眼神实在很难让人忘怀啊。

卫长歌勾唇讽刺地笑了笑,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活到自己亲手揪出她们把柄的那一天。

此时,合欢去了厨房,让厨子给卫长歌做晚饭,而今晚的晚饭中就有一道是豆羹,说是卫长歌点名由她亲自端去,她伺候卫长歌这么久了,也没有人会去怀疑什么,唯一奇怪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合欢竟然把由她亲自端去这句话重复了两遍,让人听着就觉得有些问题。

不过他们也都是拿钱办事的人,只负责拿府里的薪水,出了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

合欢端着还算丰盛的晚饭就要前往卫长歌的院子,过程中,她看见了一张石椅,便把盘子放在上面,四周环顾了一下,见没有人才敢把袖子里的那包药拿出来,这次她也没有掐好剂量,而是直接一股脑地全部倒了进去。

用勺子随手搅了几下,然后又重新端起来就往卫长歌的院子里走。

卫长歌怕的就是合欢不来,如今自己送上门的鱼哪里有不钓的道理?卫长歌听到了敲门声,紧随着就是合欢的声音。

“小姐,奴婢给您送补汤来了。”

“嗯,进来吧。”卫长歌站了起来,从床边走到了椅子边,然后坐下,看着进来的合欢问,“今天那边做了什么?”

合欢低头恭恭敬敬地回答:“回小姐的话,今天后厨给您做了一道豆羹。”

卫长歌懒洋洋地看着合欢,突然问道:“合欢,我平时待你如何?”

合欢以为是卫长歌突然要做什么,便答道:“小姐平日里待奴婢一直都很好。”

听了她这番话,卫长歌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求合欢还有些良知,可以知错就改。

她端起了合欢提到的那份豆羹,只是放在鼻尖轻轻嗅了一下,便立刻用力地把豆羹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声响。

“我不是很想吃,赏你了。”卫长歌站了起来就要往床的方向走去。

合欢直觉卫长歌是察觉到了什么,因为她开始防备自己了:“可是……小姐,这是给您做的啊,奴婢不能喝。”

里面的药的剂量是之前的数倍,之前的剂量若是喝一次也不算什么,重点是这次的剂量和以往不同,要是真的喝了,不说计划会暴露,就连自己都没法活。

合欢心里开始急了,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卫长歌到底知不知道这一些。

卫长歌的怜悯之心只给有需要的人,其他的人对她而言都只是路人,甚至是无所谓的人,更何况合欢做的那些事情可是害死了一个少女。

原主死前还一直活在阴影当中,一辈子也没有见到光,在她看来,就算是冷木琼和合欢下去为她陪葬都不为过!

“看来如今我这么一个卫家嫡女是不算什么,你们都不放在心上啊。”卫长歌撩了一下脸颊边的头发,语气危险地说。

合欢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立刻把晚饭放在桌上,跪了下来一个劲的给卫长歌磕头。

在这之前,无论她送来什么卫长歌都会吃下去,为什么这一次她对自己的戒备心这么重?难道是有人知道了她们的计划然后告诉了卫长歌?她越想越觉得后背一阵阴寒顺着后脊背窜了上来。

“呵。”卫长歌冷笑一声,她自然知道合欢如今在害怕什么,她要的就是她这样容易自乱阵脚的人。

冷木琼,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身后做的那些小动作了?

她什么也没有说,许久才用温柔地语气对着合欢问:“合欢,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一听这话,就是什么合欢都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了,感觉自己好像在寒冬里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就是心都凉了半截。

“小……小姐,”合欢支支吾吾道,“您这是什么意思?奴婢不明白。”

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卫长歌没有拆穿她,而是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都很难办,但是你这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你不告诉我你有什么难处,这让我怎么帮你呢?莫不是你们家出了什么事情?”

合欢一听,立刻摇头道:“没有,小姐,合欢自小便无父无母,家中也没有什么亲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莫不是小姐最近听了什么谣言。”

“是不是谣言我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卫长歌的眼光似乎是刀片,一寸一寸地挖着合欢的肉。

合欢的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觉得有些意外的干渴,也许是因为紧张,她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这么颤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