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王妃狠绝色》重生嫡次女 无广告 重生王妃狠绝色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6-04 00:04:01

《重生王妃狠绝色》重生嫡次女 无广告 重生王妃狠绝色女体化 连载中

《重生王妃狠绝色》

来源:作者:桑葚酒分类:宅斗主角:李明渊,顾衣

《重生王妃狠绝色》由网络作家桑葚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明渊,顾衣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白衣也好顾衣也罢,世人看你如何都不重要,你在我心中只是独一无二的姑娘。”那一年杏花微雨,他执手许下这一世诺言。 从江南到长安,...展开

《重生王妃狠绝色》免费试读

“白衣也好顾衣也罢,世人看你如何都不重要,你在我心中只是独一无二的姑娘。”那一年杏花微雨,他执手许下这一世诺言。

从江南到长安,从命如草芥的青楼女子,一跃成为朝中新贵,成为这大祁王朝几十年来第一位女状元,世人只看见她背后的传奇,可谁又知道她为之付出了多少!

大祁虽然民风开放,女子不分贱籍也可入朝出仕,可是几十年来出过几位女状元。她要参加科举考试,要中举,并非是为了扬名千古,只因那是她回到顾家复仇的唯一出路!也是在那样肮脏的青楼中唯一的活路!

带着满腔的怨恨回到长安,顾家已非她的家,亲人亦非她的亲人,生命中除了复仇,似乎再也无其他的意义。

在这个时候,李明渊出现了。

他的出现成了那一段阴暗的时光中唯一的一段光芒,情深意切的说出那样一段又一段的誓言,纵然心如磐石,怎么不会为之动摇。

是以,她甘愿成为李明渊的谋士,为他汲汲经营为他铲除异己,只为辅佐他得到那个位置……

纵然最终为她娶了顾南月,那时她还对他未生半分的疑心只因他说:“衣衣,娶顾南月是不得已。你相信我,等我登基后,我唯一的皇后是你,只能是你!”

可是呢,等他君临天下,陪在他身边的是顾南月!为了玉玺便听信了顾南月的话迫不及待的将她丢到死牢,将宫变的罪名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那毫不留情的一剑,足以让顾衣明白,从始至终李明渊对她不过是利用而已,一颗藏在朝野中的棋子,等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之后她失去了最后一点可利用的价值,便成了弃子!

这一世,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候阴差阳错的见到了他,果然是孽缘!

顾衣面色苍白的没有说话,远书只道是顾衣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再加上李明渊此举十分突兀,便不动声色的向前遮住了李明渊看向顾衣的目光,见李明渊衣着华贵,举止不俗,也拿捏不准李明渊的身份,便上前朝马车上的人福了福道:“多谢公子好意,我们的马车就到了,不敢劳烦公子。”

纵然语气说的十分客气,但是戒备的神色,分明是当李明渊是故意接近搭讪的登徒子。

远书举止中的戒备神色太明显,不待李明渊说话,赶车的车夫先嚷嚷道:“我们家世子跟你家小姐说话呢,你这个小丫头插什么嘴!”

态度傲慢,十分无礼!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奴才,前世她是瞎了眼才当他温良如玉是可托付一生的良人!

李明渊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不是因为车夫无礼粗俗的语气,而是因为顾衣眼中明显的嫌恶神色!

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确定之前并未曾见过她。分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何她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心里有了疑惑,便对着顾衣问道:“在下是否曾与姑娘见过?”

俊逸的脸上,嘴角微微的绽开了一抹笑容,那一笑恍若春拂绿柳,不知有多少女子醉在他那样的笑容之下。

若是换成一般女子,见他模样已经痴迷三分、再这一笑也是醉倒三分,纵然从未见过他,但是听了他的身份后也顺着他的意上了他的马车了。

那样的笑容曾是顾衣最欢喜的,每次要她为他做什么的时候,他便总是带着这样的笑容为他们勾勒着所谓的未来!她的心再坚硬,也抵抗不了这样的笑。

为他结党营私,为他铲除异己,甚至为他……篡改圣旨!

如今才知,他用这样的神情这样的笑意看你,并非是真的喜欢,只不过是蛊惑的手段而已!

顾衣眼中的嫌恶更深!懒得搭理他。

恰在这时坠儿带着马车来了,顾衣冷着脸色上了马车,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李明渊。

直到马车远去,李明渊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原地,似是不敢置信这长安城中竟然有女子视她为敝履!

“世子爷,她……”见李明渊的脸色并不好看,车夫不由得开口指着顾衣道,李明渊神色难看的放心下了车帘,冷冷道:“先回去。”

等着两辆马车相继离开之后,角落里的顾南晴恨不得将手中的帕子给绞碎,身后的顾雪见顾南晴脸色难看,十分担忧道:“姐姐,我看那世子爷似乎对那顾衣十分上心……”

“贱人!”顾南晴压抑着怒火道!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戾!

直到马车离着李明渊的马车渐行渐远,顾衣紧紧握着的拳头方才松下。在这样的场景下猝不及防的遇见了两位前世的“故人”是她未曾想过的,见到李明渊,顾衣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与李明渊起冲突,所以才不发一言。

坠儿见顾衣脸色苍白有些不对劲,便小声的问远书怎么了,远书便将方才遇到李明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坠儿听后不由得皱眉道:“之前听闻卫王世子是出了名的守礼君子,却未曾想到会是这样唐突的登徒子,既然小姐不喜欢,那么我们以后定要离那卫王世子远些。”

顾衣听了坠儿的话,心中也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疑惑——是啊,她认识李明渊那么些年,自是知道李明渊最是惜羽,总是以一副温和无害的君子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是今天他怎么做出如此出格举动?他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衣心中觉得蹊跷,马车快到顾府,便将这些思绪甩出了脑海,叮嘱远书与坠儿道:“遇到世子之事就不要对别人说了,以免落人口实。”

远书与坠儿应下。

金銮殿上,明黄色的身影端坐其上,文武百官垂首而立,元乐帝脸上一扫之前因为许怀言通敌南夷的阴霾,嘴角带着笑意,看起来心情不错。

“寄舟你在外面游历八年,如今总算是回朝了,也算是了了太后的一桩心病了。这次回来,可不许离开了。”元乐帝的目光落在站在金銮殿之中的李离身上,含笑说道。

回朝觐见,李离穿着的是玄黑色的蟒袍,黑色是皇室至尊,象征着他不俗的身份地位,站在大殿中间,有着李氏王族少有肃杀的风华贵气,纵然八年未曾回归,那人的身影却与这金銮殿没有半分违之感和。

有的人便就是这般,天生的应该站在万众瞩目之下,权力巅峰之上!

比起元乐帝的面露喜色,与老臣们的百感交集,李离则是淡然的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模样让人不禁生出一种错觉——此人从未离开过这里。

见元乐帝这般说,李离垂首道:“微臣让皇兄与母后担忧了。”

自称微臣,表明此次回归就不会离开了,无疑是给元乐帝吃了定心丸,不由得感慨道:“朕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宸煜还小在朝中做不了什么,你这一回朝无疑让朕多了个左膀右臂,之后朝中之事你可得多帮衬帮衬朕啊!”

见元乐帝这般说,朝中臣子神色各异。

元乐帝的话说完之后,便见李离俯身垂首,道:“皇上厚爱,微臣不敢当!”紧接着,李离一字一句道:“微臣此次回长安,是为了大将军许怀言通敌南夷一案!”

李离话音落下,满朝文武大臣都不敢说话!

许怀言私通南夷,险些让徐州落入南夷之手,若非是离着徐州最近的陈郡周家及时增援,大祁好容易稳固下来的边境怕是又要再生波澜!

元乐帝做惯了太平天子,自然是不想起烽火。是以许怀言叛乱以案传到长安,天子震怒,未曾细查便就命人押解许怀言进长安。

素日温和的元乐帝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朝中大臣根本就不敢为许怀言说半句话。

是以,李离这般直言不讳的在朝堂上提起许怀言的名字,众人不由得为李离捏了一把汗……

却未曾想到听到许怀言的名字,元乐帝的脸色沉了沉,李离似是没察觉到天子的脸色变化一样,依旧如同青松般笔直挺立在朝堂上,面色未曾有半分变化。

满朝中,在天子面前也就只有李离敢这般了……

众人提着心看着李离,生怕元乐帝不会顾及到这个弟弟的面子当场发火,那事态就难堪了起来。

卫王李景以一种看好戏的神色,看着李离如何收场——一回来就触碰皇上的霉头,这李离真的是越来越愚蠢了!

却没想到元乐帝的脸色沉了沉,却并未发火,而是看着李离无奈道:“今日你才回来,一路风尘朕已于宫中设下宴席为你接风洗尘,旁的事日后再说……”

元乐帝态度这般温和,让李景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传言果然不属实,当年流言曾说离王离开长安是被皇上所逼,可是今日看来,二人之间却毫无芥蒂。

李离没有动,站在那依旧傲如青松。

见着李离这般,元乐帝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道:“许怀言以案是明渊负责,等会儿朕下一道圣旨让你与明渊一同负责此案如何。”

李景的脸色变了变!

许怀言案件本就是李明渊一直负责,如今元乐帝半路让李离插手这个案件,岂不是在打李明渊的脸吗!

见元乐帝这般说,李离冷硬的眉宇终于松动了几分,行礼道:“多谢皇兄!”

方才叫皇上,如今叫皇兄,关系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

元乐帝无奈的笑了,可见纵然贵为天子,却有无可奈何之人!

元乐帝温和的说道:“好了,众卿家若是无事都散了吧,御花园已经备好了酒席,为离王接风洗尘。”

众臣连忙俯首叩谢,跪在地上的李景眼角余光看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太师周显之一眼,想从这只老狐狸脸上看出什么!

李离的回归要彻查许怀言的案件,打了卫王府的脸同时,同时也成了周显之和周家的眼中钉!

徐州险些失守,是陈郡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