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度诡域》深度域 年上攻 深度诡域耽美

更新时间:2020-06-07 06:02:49

《深度诡域》深度域 年上攻 深度诡域耽美 连载中

《深度诡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沧海葬情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伟,张亮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深度诡域》的小说,是作者沧海葬情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伟像脱了弦的弓箭一样在我面前狂奔,只看到他两边的野草迅速的往两边倒开为他让开一条路,两人就这样穿过草地转过几条草径野巷子呼噜噜...展开

《深度诡域》免费试读

李伟像脱了弦的弓箭一样在我面前狂奔,只看到他两边的野草迅速的往两边倒开为他让开一条路,两人就这样穿过草地转过几条草径野巷子呼噜噜往张亮睡觉的那间瓦房跑去,幸好都是受过训练的主,这一通狂奔还不至于感觉疲倦,李伟心有余悸的在门前等着我,看到那怪物没有跟来松了口气,脸上的汗珠在月光下闪着莹光。

“那倒底是什么东西?真强悍!”李伟挽起裤脚露出一道血口子,伤口还在往外渗血,他撕下一块衣襟边包扎边道:“我刚跳下井就觉得脚上一疼,好像被匕首割到一样,幸好反应够快,借着你照下来的手电筒光束窜回地面。如果是普通人跳进井里恐怕现在已经一命归西了!”

“刚才看到你跑忘记向那怪物开枪了,那东西如果抓住的话可以拿去拍贞子续集了。”我调侃道,真的不喜欢把气氛弄得这么紧张。

“这倒是个好主意,说不定到时我们就不用再这么生活拮据,把那怪物弄去搞个展览也不错。嘿嘿!”李伟笑道,似乎早已忘记了刚才的屁滚尿流的尴尬,眼中尽是黄金万两美女如云的景象。

“好了,你也累了,咱们进去看看张亮怎么样了,顺便躺会儿吧!”我摇了摇酸痛的胳膊,经过这样没停的折腾确实感觉有点累,谁真的以为男人是铁打的话那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

李伟转身走进房屋,我突然一把拉住他道,“这门是你开的?”

“我没开!我一来就这样了!”李伟还没反应过来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离开时这扇门是别好关拢的,快去看看张亮还在不在!”

李伟听了我这句话后捡起块破木板呼的一声冲了进去,阴暗的屋里床上空空如也,破败的褥子掉在地上,我和李伟脑子中嗡嗡乱响,相对一眼后各自到别的房间寻找一番后无奈苦笑。

用手电筒照了照床上,震惊的看到床沿上几道醒目爪痕,竟然跟井沿上的那几道爪痕相差无几。

“这是怎么回事?”为了整理这些莫名之突发事件我脑子中的细胞瞬间死了一大片。

“难道这个荒村里不只一个井里爬出的那种怪物?”李伟自语道。

“你个乌鸦嘴,说不定张亮也出去找水喝去了!”我脱口而出,自然是不希望张亮出事。

“找水?”李伟瞪着我,我也突然觉得有些诡异起来,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呀呀的,拼了!我拔出**向门外走去,李伟顺手抄了块破木板拍了拍,没想到年深日久那块木板断成三节,他从从床底下扒拉一阵后终于找到一个像样的东西,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不知是原来做什么用的,一米多长刚好可以用来防身。

“走,”简单一个字后,他抄起铁棍跟着我一起向瓦房集中地带的那口井走去。

“张亮~!”我一边走一边叫喊,荒野中没有任何回应,只有远处的山峰荡回一波波诡异回音。

“张亮,张亮…”我们继续喊着向那片荒村中心走去,快要靠近枯井时意想中的那个会使九阴白骨爪的怪物没有再从井里爬出来和我们见面,四面的草丛却发出了一阵悉索的声音,放眼望去,一对对幽幽莹光伴着低沉的脚步声在慢慢向我们靠近,那种脚步声不是走的响动,而是那种很有节奏感一蹦一蹦跳动的声音。

“那些又是什么怪物?好多!”我能感觉到此时的李伟身上淌着汗,因为我也一样。

“看来今天是无路可逃了!”我咬牙将裤腰带勒紧,因为刚才从这里一阵狂奔后肚子里早就打鼓了,强敌在即别无他法了。

我和李伟背靠着背面对着无无数对跳跃而来的幽光,几对幽光离我们更近时,我们借着月光看到的是一张张长满黑毛骨骼精奇的人脸,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对着我们,裂开的嘴中长着尖利的兽类牙齿,伸出的手掌指甲在月下闪着寒光,身上穿的尽是解放前的那种粗布麻衣,僵硬的手脚关节和掐死我们的欲望驱使他们向我和李伟跳过来。

“这是僵尸!”李伟吸了口冷气,紧了紧手中的铁棍一脸痞气的骂道:“还是黑毛僵尸,玛的,今天老子还真是长见识了!”

我没有答他的腔,举起**喂了离自己最近的那头僵尸一颗子弹,没想到这些脑残的货竟然对我们人类辛辛苦苦搞出来的科研成果没半点反应,仍然一步步向我们逼过来。这时我才想起这些家伙的心脏早就不会运作了,便一枪向他们的脑袋轰去,李伟也不示弱抄起铁棍与他们势不两立的混战起来,一时之间呼喝声和残尸断臂横飞。

我们费劲扒拉的解决完这批僵尸后坐在地上大喘气,正是疲累已极昏昏欲睡时草丛中又响起一阵悉嗦的响声,一对对幽光又在远处闪现,他玛的,还来?!拉起李伟向附近的一幢瓦房奔去,一头把大门撞开后快速关起来还加了根保险杠以防大批僵尸**。

我和李伟一屁股坐地上歇息了一小会儿打量着这幢房屋,这幢房屋和我们原先找到准备落脚的那幢不同,这幢瓦房有两层,想必是第一层是用来住人,第二层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吧,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去,各个房间都散乱的放了些蛛网遍结的农用家具,随便看了看并没有找到什么吃的,此时才后悔把包袱扔在那幢房子里没有随身带过来。

我们随便进了一间房里照了照,意外的看到这间房的床有异样,床上的蚊帐早已经破败不堪,一道隐秘的门出现在横放着的床内壁,我招呼了李伟跳上床用铁棍砸坏了隐秘之门上的锈锁用力的拉开门,一阵灰尘从头顶落下,我们稍等了片刻向里面走去,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一副醒目的棺木静静的躺在角落,这副棺木要比那间玄异诡屋中的大的多,同样的没有棺盖。

听从了一丝好奇的驱使让我和李伟慢慢的靠近了那副棺材,棺材中同样是积着大半积水,棺材旁边还有大片溅染的水渍,滑腻腻的飘浮物和混浊的水给人一种想吐的冲动。

“肖队,再往水中照一照!”寂静的空间里李伟陡然出声真把我给吓了一跳,我移近了点将光束倾入棺中,水中浮出张亮的脸孔,看那表情似乎有些痛苦。李伟陡然奔了过去道:“肖队,是张亮。”说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就往棺中乱掏,一把将棺中的张亮湿漉漉的拽了出来。

“快放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李伟此时已经费劲把张亮掏出来,我看到张亮的背后附着一张苍白怪异的脸,那张脸正看着我在狞笑,我立时瞄准那张脸管它是鬼还是妖赏了它一子弹,听得吱的一声惨叫后那张脸迅速沉入棺材水中,而此时李伟已经把张亮从棺中拖出,我吼道:“快跑!”

李伟也不笨,刚才看见我向棺中开枪便知不妙,抡起张亮的胳膊架在他身上扛起往外狂奔跳到床上,我向棺中开了一枪后迅速离开那里反手把门带上跟着李伟跳在床上。

真是祸不单行,只听到大门轰的一声倒塌,一波波跳着节奏感迪士科的僵尸冲了进来,而我刚才关上的那扇门里传来阵阵指甲抓门的声音,我果断的对李伟喊道:“上二楼!”当下两人疯狂往楼上爬。

原来的人用的是那种简易的上梁盖屋的梯子,上了楼后将梯子一收看着满地幽光闪烁蹦哒,那些僵尸是没招了,但是柱子上却传来一阵指甲抓挠的声音,我头皮一紧拿手电照去,只见一个脸色苍白浑身白毛的长指甲怪正在从柱子上爬上来,我待它爬到我够得到的距离时,抄起扁担把它拍了下去,没想到这货竟然有着非人类的武士精神,歇了一会儿又往上爬,我只能无奈的守在柱子顶端不停的把它拍下去,相信打地鼠的都没有我这么敬业了。

好不容易盼到天上亮起一道曙光,下面的幽光和指甲抓挠声才渐渐消失,李伟一直在照顾着张亮,看到张亮还在昏睡我也疲累已极倒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