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快穿:暴走吧,女主》快穿日常 虐文 快穿:暴走吧,女主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6-26 06:05:39

《快穿:暴走吧,女主》快穿日常 虐文 快穿:暴走吧,女主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快穿:暴走吧,女主》

来源:作者:卿鱼分类:穿越主角:沈心颜,白莺莺

《快穿:暴走吧,女主》由网络作家卿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心颜,白莺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车把式战战兢兢:“紫烟姑娘,马儿失控,撞了人。” 沈心颜对毛毛使了个眼色:“走,该出场了。” 两人充作围观观众,聚集在马车边上。...展开

《快穿:暴走吧,女主》免费试读

车把式战战兢兢:“紫烟姑娘,马儿失控,撞了人。”

沈心颜对毛毛使了个眼色:“走,该出场了。”

两人充作围观观众,聚集在马车边上。

地上哀嚎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个脑袋上挂着血,另外两个一个抱腿一个抱肚子,表情痛苦,呻吟不止。

“紫烟,你下去看看。”车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黄鹂般动听,可不就是白莺莺。

紫烟下车,那几个挨撞了的,喊的更为惨烈。

“撞人了,撞人了,赔钱,赔钱。”

“哎哟哟,哎呦呦,我的头啊,我的头,我要死了吗?”

“好痛,我的腿啊,我的腿。”

紫烟这小姑娘,大概是没见过这阵势,一下慌了神:“别喊了别喊了,我们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马儿怎么会乱跑。”

“紫烟,废话少说,查看伤势,送医馆。”

车里,白莺莺倒是个坐镇的,沉着冷静。

紫烟随即忙道:“送你们去看大夫,你们放心,我们相府会负责到底的。”

抱肚子的:“相府,哎呦呦,原来是丞相府的马车,怪不得这么嚣张,敢在大街上撞人。”

紫烟:“我都说了,是马儿失控了,以前都从未有过的。”

抱腿的:“这条街上,都是人,车马就不该进来,哎呦,哎呦,好疼啊,我的腿。”

紫烟:“又不是只有我们相府的车马进来。”

抱肚子的:“可撞了我们的,就是你相府的车马啊。”

紫烟:“都说了是马儿失控了,不是故意的。”

显然一张嘴,抵不过三张嘴。

加上各种路人,开始乱入。

路人甲:“这相府的马怎么会失控啊。”

路人乙:“车把式怎么赶车的,还是相府的车把式呢。”

路人丙:“看把人撞的,还理直气壮的,当官了不起。”

路人丁:“当官当然了不起,这不,撞了人还是大爷了,一个小小丫头都嚣张成这样,主人更别说了。”

路人N:“嘘,别吵了,小心一会儿掉脑袋。”

不用怀疑,这路人甲到路人N,都是沈心颜安排的,包括地上三个滚的。

紫烟涨红了脸,百口莫辩。

车内,白莺莺也失了冷静沉稳:“各位,我们相府都说了,会负责到底的,此事纯属意外,几位,先去医馆看看吧,多少钱,我们相府都愿意出。”

路人甲:“官小姐,架子真大,说的跟施舍似的。”

路人乙:“可不是,撞了人,连个面都不露。”

路人丙:“说是给治,保不齐拉到医馆,几两银子一打发,就不管人死活了。”

路人丁:“就是就是。”

紫烟脸颊涨的更红,眼圈都跟着红了。

现实版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鹰王寨出来的人,胡搅蛮缠的本事,可不是她们中规中矩的相府教出来的丫鬟小姐,扛得住的。

白莺莺在马车里,声音都开始颤抖了:“你们不信,只管跟着来医馆好了,紫烟,让人把这三位送去医馆。”

闹到这地步了,还是白莺莺坐镇,马车里,估计没白相夫人。

最好不过了,讨好白家人,远不如讨好白莺莺。

“慢着。”沈心颜卡着时间进场,紫烟立马警惕的看向她。

“你是谁,你要干嘛?”

简直是剧情小能手啊,她不问,沈心颜的出场就显得太干巴巴。

沈心颜斜眼冷睨了地上三人一眼:“紫烟姑娘,白小姐,我是前面望江茶楼的老板娘,这三个是我那的常客,日常最擅坑蒙拐骗,勒索讹诈,尤其喜欢对你们这种注重颜面声誉的官宦富家下手。”

马车的帘子,忽然拉开了,露出白莺莺吃惊的面孔:“是你,你个女魔头你不该在牢……”

“白小姐,又见面了,托皇上创下的这太平盛世的福,我如今开了个望江茶楼,就在前面。”

急急截断了白莺莺的话,可不能让她多说,沈心颜还想过太平日子呢。

白莺莺要是有脑子,她这么一提醒,她应该明白她为什么不在牢里而在这里了。

白莺莺显然是听懂了,满脸的震惊:“皇上……茶楼?怎么会?”

“白小姐,白小姐?”沈心颜喊她回归剧情。

白莺莺反应过来,脸色难看,刻意回避沈心颜的目光,大约是想起了鹰王寨中不堪的记忆。

“你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和白小姐相识一场,不忍看白小姐被这几个恶徒蒙骗之余还要被路人指指点点。再说,作为一个优秀公民,我也有责任揭发不良恶行,权当报答那位的恩情。”说到那位,沈心颜对着天上抱了个拳。

白莺莺终于正视她了,对上她的目光,些许狐疑。

沈心颜脸上写满了正义凌然,白莺莺眼底的狐疑,慢慢隐去。

她熟读诗书,还是知道好歹的,何况这是皇上都宽恕了的人。

“你说他们都是装的?”

“恩。”沈心颜上前,提溜起那个抱着脑袋的,粗暴的抹上那人的流血的脑门,结果,血污下,一片光洁。

路人甲:“这么坑。”

路人乙:“假的,这不欺骗人感情吗。”

沈心颜丢开这人,又扯起了那个捂着肚子:“哪里疼?”

捂着肚子:“肚子疼。”

“马踢到你了?”

“恩。”

沈心颜一把扯开了那人的上衣,除了个大肚腩,肚子上连的个红印都没有。

“这马估计练过内功心法吧,隔山打牛的本事,精纯啊。”

路人丙:“根本没踢到啊。”

路人丁:“装的,这人也是装的。”

沈心颜走到了抱着腿那人边上:“你呢,腿让马撂了?”

抱着腿的心虚:“恩。”

“还能走吗?”

“不,不能了。”

“你确定不能?”

沈心颜从鞋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把玩着刀鞘,轻笑道。

“也,也许能。”

沈心颜一把拔出匕首,现场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想清楚,到底是能还是不能。”

“能能能。”

瘸腿的,麻溜的爬了起来。

至此,这些碰瓷的,都被沈心颜解决了。

以路人甲乙丙丁为首的欢呼和捧喝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