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情如烈酒,爱你封喉谭季川 YAOI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GV

更新时间:2020-08-28 00:05:24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情如烈酒,爱你封喉谭季川 YAOI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GV 连载中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

来源:作者:梵音祭分类:职场主角:谭季川,郑夕瑶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梵音祭原创的职场小说《情如烈酒,爱你封喉》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谭季川,郑夕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辛苦了。”谭季川应了一声,又笑意浓浓的看向我,“走吧,老婆。” 这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叫我老婆,还是当着郑夕瑶的面,我尴尬的都...展开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免费试读

“辛苦了。”谭季川应了一声,又笑意浓浓的看向我,“走吧,老婆。”

这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叫我老婆,还是当着郑夕瑶的面,我尴尬的都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也不等我应他,直接揽着我的肩膀,朝着门口走去,然后坐着电梯到了一楼大厅。

到了大厅我才发现,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记者发布会的现场,各个媒体的记者全都到齐了,他搂着我的照片就放映在LED屏幕上。

我们一出现,媒体的闪光灯就咔擦咔擦不停的闪着,晃得眼睛一阵刺痛,直到郑夕瑶拿起话筒,示意大家安静,那些闪光灯才逐渐停了。

谭季川松了我的肩膀,帮我拉开椅子,又拉着我的手坐下,他才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上。

一套动作下来,我们的恩爱尽显无疑。

我们就位之后,郑夕瑶看了谭季川一眼,见他点头,才又拿起话筒。

“各位,最近网络上媒体上,对于我们总裁谭季川先生和夫人唐蜜女士的非议纷纷,之前鼎华集团不发声,是觉得没必要理会那些虚假新闻,可有些媒体却借此机会恶意炒作,甚至中伤唐蜜女士的个人名誉,这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我们鼎华的法务代表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就精硕传媒,正辉出版,和科娱网络涉嫌侵犯谭季川先生和唐蜜女士个人隐私,以及对鼎华集团造成的一切损失,要求其进行致歉和赔偿。

今天把各位记者请到这里,就是希望谣言止于智者,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吸取前车之鉴,不要再触碰法律的底线。

我们鼎华集团一向秉承和谐共赢的宗旨,对各位的工作也深表理解和支持,今天的发布会,我们鼎华将会把已经掌握的证据公开,坦诚的接受媒体,社会,和政府的监督,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加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郑夕瑶一番话下来,软硬兼施,态度不卑不亢,既表明了鼎华的态度,又给了媒体震慑,颇有一种女中豪杰的意味。

怪不得谭季川会对她如此青睐。

跟郑夕瑶比,谭季川更加的让我震撼,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他就已经做出了精准的判断,不仅搜集到了证据,还对三家主要的媒体发起了诉讼,更是安排了这场发布会。

我忽然觉得,他们两个好像是天生一对。

在我出神羡慕他们的时候,郑夕瑶已经把鼎华搜集的证据投放在了LED屏幕上,其中包括我跟李泽沐在咖啡厅的视频,还有那三家媒体恶意中伤的截图。

而且在播放视频的时候,鼎华专门请了唇语专家进行现场翻译,事实与网络报道大相径庭,场下一片哗然。

播放完证据,很快就有记者提问,“谭先生,请问对于视频中,令夫人前夫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谭季川抿了抿唇,身子微微前倾,“是不是真的,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谭先生,您太太是二婚,请问您不介意吗?”

这个问题一出,我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我最怕的就是别人拿我二婚的事情做谭季川的文章,毕竟,这个社会,对于二婚的女人多少还是有些成见的。

更何况是像谭季川这种身份显赫的人。

谭季川似乎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大手一伸将我揽在了他怀里,然后笑着反问那个记者,“你觉得呢?”

答案显而易见,那个记者也就一笑了之了。

之后记者提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也全都被谭季川轻松应付了过去。

总体来说,发布会很成功,不仅挽回了我个人的名誉,还稳住了公司的股价。

用谭季川的话来说,对付这种突发事件,兵贵神速。

而对我来说,仅仅半天的时间,就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让我充分的感受了什么叫跌宕起伏。

只是,这件事情过后,我跟谭季川是恩爱夫妻这件事,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既定事实。

我大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怎么也都说不清楚了。

这件事情过后,网上虽然还是有人议论我一个二婚女人配不上谭季川之类的,但也都只是小打小闹,个人眼红牢骚罢了。

同样的,在公司里,我也成了女同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家总是对于我二婚的话题乐此不疲。

发布会结束,我回了秘书处,就再也没见过孙晓媛了。

仿佛所有的事情都风平浪静了,我把李泽沐给的证据交给了警察局,他们很快就对周晓怡立案调查了。

与此同时,我的工作也渐入佳境。

一个月之后,我终于盼到了发工资的日子。

听着秘书处的同事讨论晚上逛街,看电影,吃大餐,我就唉声叹气,工资全都打到了谭季川的卡上。

直到钱颖问我发了多少工资,我终于忍不住,跑去了谭季川的办公室理论。

他见我进去,只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头看文件,只一如既往简洁的问,“有事?”

我不好意思直接问,只能委婉的提醒,“我就是想问你今天几号。”

他手里的笔顿了顿,皱着眉又看了我一眼,“有话直说。”

既然他这么说,我索性也不绕弯子了,“今天发工资。”

谭季川这才恍然大悟似的,从皮夹里抽了几张红色大钞,扔在了办公桌上,“不用找了。”

我目测了一下,最多也就五百块钱,还不用找了?!

我有些郁闷了,“谭总,我一个月的工资才2500?!”

上次他给郑夕瑶一出手就三四百万,眼都不眨,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点儿!

谭季川这才放下钢笔,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解释,“秘书部主任月薪是两万,但是上次发布会的场地人员以及一应开销用了三万五千八,你们平分就是一人一万七千九,所以,你这个月的工资就只剩两千一,百分之二十就是四百二,我给你五百,不用找了。”

我愣了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果然是不用找了。

不过,谭季川既然跟我算得这么清,我也不能占他的便宜,我从钱包里拿了八十块钱,放在了他办公桌上。

“谭总,亲兄弟明算账,咱们还是算得清楚点好。”我笑着挥了挥那几张红色大钞,塞进了钱包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拿钱的那一刻,忽然想到了他随意的将几百万抛在郑夕瑶面前的样子,心里忽然有些膈应了。

回了秘书处,我心情很不美丽,可偏偏这个时候,我***电话又进来了,让我务必回去一趟,说她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听她的语气,真像是出了什么事似的,我跟谭季川请了假,立刻赶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