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红妆快断官》误红妆歌词 小顶 红妆快断官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1-01-23 15:01:54

《红妆快断官》误红妆歌词 小顶 红妆快断官章节目录 连载中

《红妆快断官》

来源:作者:亦函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巧燕,上官

《红妆快断官》作者:亦函,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巧燕,上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们怎么了?”苏巧燕打开门,见香书和宝墨淋了一...展开

《红妆快断官》免费试读

“你们怎么了?”苏巧燕打开门,见香书和宝墨淋了一头一脸的雨水,样子很是焦急,连忙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姑娘,护卫们要进来搜查,说有刺客逃进天泽阁了!”宝墨面带关切地说道,“我们来看看姑娘有没有事……”

“搜,快给我搜!”宝墨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武将打扮的人已经带着一批护卫冲了进来,高声地指挥着他们进行搜查。

苏巧燕目光闪了一下,“我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他们搜别的房间我不管,我这间屋子是绝对不让搜的。香书姐姐,请你去拦住他们,宝墨姐姐,麻烦你去请上官大人来一趟!”

“可是为了姑娘的安全着想,还是让他们搜一下比较好吧?”宝墨直言快语地说道。

苏巧燕语气坚决地说:“不行,绝对不让搜。二位姐姐,就麻烦你们了!”

宝墨还想说什么,却被香书拉住了,示意她不要多问,按照吩咐去办就是。

“是,姑娘!”宝墨虽然还有满腹不解和疑问,但是也只能按照苏巧燕吩咐的去办,转身往天泽阁外跑去。

香书也急忙去跟将士们交涉了!

苏巧燕关上门,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她有些担心香书挡不住护卫,到时候真的搜到这个房间来,碧玉牡丹的事情就瞒不住了,要是传到太平公主耳朵里,事情就大大地麻烦了。

可是碧玉牡丹一旦浸泡到药水里,必须要泡够时辰才行,差一点儿都会前功尽弃,再想清除就难上加难了。

她脱下外衣,解开头发,忐忑地坐到桌边,暗暗地咬了咬嘴唇。如果真的挡不住了,那就只能装作沐浴,阻止他们搜查浴盆……

“给我进这间搜!”

“将军,不行,姑娘已经睡下了,你们不能进去……”香书竭力阻拦的声音。

“什么姑娘?我不管,我只管搜查刺客,如果找不到那个刺客,伤了陛下性命,你来负责吗?”一个蛮横的男人声音,应该就是那个带头的武将。

“将军,姑娘是陛下和上官大人请来的贵客,万万不可,要是陛下怪罪下来,奴婢担当不起,恐怕将军也担当不起……”

“你给我滚开!”武将不等香书说完就怒吼道,“那个刺客被弓箭射中受伤,我们是沿着血迹搜到这里的,你敢阻碍本将军搜查?莫非你跟那个刺客是一伙儿的?给我把门撞开……”

“将军,不可……”

香书的声音被淹没在撞门声中。那门本来就只有一个门闩,哪经得起这般虎狼一样的护军的冲撞,三两下就被撞开了。

“姑娘……”香书惊叫着冲进来,却不见苏巧燕的身影。

“怎么这么吵?出什么事情了?”苏巧燕有些慌乱的声音在屏风后面响起,“是香书姐姐吗?我正在沐浴……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姑娘,您千万别出来,将军说要搜查刺客,每一间屋子都不能放过,奴婢实在是挡不住!”香书伸开双臂挡在屏风前面,生怕那些护军冲到屏风后面。

那位武将似乎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有人沐浴,挥了挥手,“给我仔仔细细地搜,老鼠洞都不能放过!”

护军们答应了一声,便四散开来,到处翻找。搜寻未果,纷纷过来报告,“将军,没有发现刺客!”

“哼,你刚才说姑娘已经睡下了,这会儿怎么又在沐浴?深更半夜的沐的哪门子浴?”武将眼带怀疑地看着香书,“难道你们把刺客藏到屏风后面了?”

香书连忙摇了摇头,“将军切莫这么说,姑娘是陛下的贵客,怎么会私藏什么刺客?奴婢进宫快十年了,对陛下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还请将军……”

“哼,我懒得跟你说废话!”武将恶狠狠地打断香书的话,对护军挥了挥手,“管她什么贵客不贵客的,给我过去搜……”

“将军,不可……”香书惊慌地喊道。

苏巧燕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被他们搜到碧玉牡丹,自己恐怕就要死在这宫里了,即便是出了宫,也活不长了……

“住手!”

这个时候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女声在门口断喝一声,真是犹如福音天降,是上官婉儿来了。

“这不是上官大人吗?这深更半夜的,您怎么会到这里来?”武将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官婉儿,“莫非上官大人跟那刺客也是一伙的?”

上官婉儿莞尔一笑,“房将军这话也太武断了一点吧?我不过是阻止你做错事,你就口口声声说我是刺客同党。敢问房将军,刺客在哪里呢?”

“哼,我们是按照血迹追寻过来的,那个刺客一定藏在这天泽阁里!”房将军冷哼一声,瞟了瞟屏风,“说不定就藏在那屏风后面!”

上官婉儿微笑地看了他一眼,“刺客既然能躲过房将军的搜查,说明他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蠢到故意留下线索给将军呢?况且外面下着雨,血迹一会儿就被冲刷了,恐怕这也是刺客布下的障眼法吧?而且人家姑娘在沐浴,你们一群大男人要去搜查,传出去房将军脸面上也不好看吧?”

上官婉儿这话虽说得不疾不徐,却暗藏针芒。

“哼,什么在沐浴?三更半夜沐浴,谁信!”房将军也听出了上官婉儿话里讽刺自己无能、被刺客耍得团团转的意思,黑脸一红,有些懊恼地别过脸去。

上官婉儿也不恼,笑盈盈地走到房将军跟前,附在他耳边悄声地说了几句。就见房将军脸色变了,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对手下做了一个手势,“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搜搜!”

一声令下,众人呼啦啦地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四个人,顿时清静了许多。

“这个房将军太讨厌了!”宝墨口气愤懑地说道。

香书见苏巧燕衣衫工整地从屏风后面转出来,眼神有些诧异,她不知道苏巧燕为什么要装作沐浴,那沐浴的水分明是下午抬过来的,这个时候早就冷掉了,而且屋子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很香,却稍带苦味,尤其是那屏风后面,分外浓郁。

“香书,宝墨,你们两个先出去吧!”上官婉儿微笑地吩咐道。

“是,上官大人!”两个人不敢多问,连忙答应着退出门去。

苏巧燕对上官婉儿福了一福,“多谢上官大人为民女解围,这个时辰打扰您休息真是万分惶恐!”

“你不想知道我对房将军说了什么吗?”上官婉儿坐到椅子上,笑望着苏巧燕。

苏巧燕微微一笑,“上官大人定是有说服将军的妙语!”

“我对他说,陛下病了,但是不想让臣子殿下们担忧,所以才请这位姑娘秘密配置药膳。如果他非要去屏风后面看呢,就让我帮他看看,如果信不过我,就等一下,让我去请陛下亲自来帮他看看。”上官婉儿嘴角的笑意带着少许调皮,“你觉得我说得如何?”

苏巧燕也忍不住笑了,“至情至理,让人无话可说,上官大人果然是心思巧妙!”

“在宫里过日子的人不得不如此!”上官婉儿站起身来,“姑娘且歇息吧,我就告辞了!”

苏巧燕感觉她这句话有些告诫的味道,只是笑了一笑,将她送出门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