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去天外》去天外小说 第二十一章 迷雾重重 去天外出柜

《去天外》去天外小说 第二十一章 迷雾重重 去天外出柜

发布时间:2020-04-25 06:05: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我想我是海带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去天外》是我想我是海带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阿莎,阿贵,书中主要讲述了: 孙栓毫无惧色,笑道: “小仙师,请勿急躁。孙某的确不知道,但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信天游冷冷盯着他,不吱声。 孙栓突觉寒意袭

去天外

推荐指数:10分

《去天外》在线阅读

《去天外》 免费试读


孙栓毫无惧色,笑道:

“小仙师,请勿急躁。孙某的确不知道,但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信天游冷冷盯着他,不吱声。

孙栓突觉寒意袭人,不敢卖关子了,加快语速。

“话说十五年前,也就是天启四年的四月初三,刚刚入夏。上午下了一场暴雨,闷热减少些许。孙某汗流浃背忙乎一整天,到黄昏了才匆匆往家里赶。半路碰到一名文士,只见他四十岁上下年纪,面白无须。头戴青绶,手拿羽扇,月白长袍掩至脚,腰扎玄丝绦……”

信天游一边听一边分析,感觉不寻常。

这段话很流畅,用词文雅,挺像背台词。要不有底稿,要不然就经过了长久琢磨。否则,以区区仵作的水平怎么讲得出?

“文士叫住孙某,问可是栖云郡城的仵作班头。与他一路闲话,不知不觉跟入小树林。文士站住,问昨天羊肠谷是不是发生一桩血案,死了十几个人?我说不可能。那儿离郡城太近,顶多出个把打闷棍套白狼的,专挑落单客人下手。倘若出了这样的大案子,捕房得跑断腿,孙某肯定会知道……”

信天游忍不住插话,问:“文士告诉了你姓名来历吗?”

“没有,孙某不敢问。”

“再仔细想想,是不是记错数字了?”

孙栓搔头道:

“不会有错的,这些话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十六年了,怎么可能记错?小仙师说死了二十几个人,文士说十几个……十几,二十几,中间差了十人左右……后来有报人口失踪的,加起来也不满十人……清水乡……我说到哪儿了?

“你说到十五年前入夏,碰到一个文士。”

“对对对,瞧小老儿这记性……只见那文士头戴青绶,手拿羽扇,月白长袍掩至脚,腰扎玄丝绦。被他看一眼,小老儿就稀里糊涂跟着走了……”

尼玛,你丫是多久没跟人说话了,车轱辘废话连轴转。

信天游再也不敢打岔了,生怕老仵作断片。

“……文士问了近两日捕房的人员调动情况,思索一阵子,手掌朝天空一伸,再往下一抓……”

孙栓的脖子不由自主地回缩,停了停才继续说道:

“……嘭……树叶下雨般往下掉,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才入夏的叶子结实,不像秋风起时可以摇下一大堆。就是用一个筢子去薅,也薅不了这么干净。见小人吓坏了,文士从腰间摘下一个带钩递过来,说值几百两银子。要我从此不得离开栖云城,等待十几年后一个小仙师来询问羊肠谷血案。”

信天游注意到孙栓的坐姿松弛,心跳平和,眼神不飘忽,不回避……

说明,他并未撒谎。

但听到最后一句,少年浑身的寒毛炸开,一股凉气从天灵盖直贯脚底。

靠,真有预知未来的人,简直是神经病一样的男子!

这个人智慧深沉,法术高强,精神力量强大,只看一眼就控制了孙栓。

“……文士要我转告小仙师,记住一首诗。‘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门来万里客,问君何乡人’。然后去王城朱雀大道的栖云酒楼,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小人回家后,生怕忘记诗句,花十个铜板请账房先生写下来,早晚背诵。十几年过去,小人一直在等,一天都不敢离开。文士留下的带钩是罕见羊脂玉,真当了二百五十两银子。那时候郡城的物价不贵,小人便购置了新宅,盘下铺面让家人做点小生意。慢慢积攒一些钱,加上房价一直涨……”

信天游耐心听完牢孙栓的发家史,见实在没啥好问的,硬梆梆丢下一句,“你可以去乡下抱孙子了”,径直离开。

谁知,此前倔硬的老汉竟“扑通”跪下了,哽咽磕头道:

“谢仙师恩赐!小人十几年来吃不香,睡不好,胆战心惊,就等着这一天。又不知是祸是福,生怕牵连家里,才将他们送到城南郊外的牛角塘……啊,等一等……”

信天游在门口站住了,转身问:

“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孙栓一溜小跑上前,用衣袖擦了擦混浊老泪,道:

“文士走后,小人利用公门的关系明察暗访,发现没一个人知道羊肠谷出了大事。第二天特意跑去现场勘查。但昨天下过暴雨,一切都冲刷得干干净净,没找到什么线索。好像那桩案子,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从下半年开始,府衙陆陆续续得报人口失踪。

“其中最骇人的,当属清水乡夏老太爷与亲家一起报官。夏老太爷靠几亩薄田,供养了儿子夏星一路读书。天启元年,二十二岁的夏星中进士入翰林院,三年做到编修。他不忘本,娶了同村一起长大的女子,在王城安了家。

“从王城到郡城才三百里,有宽敞的官道。快马加鞭仅一天,坐马车慢慢走也超不过三天。头三年的春节,夏星都带着妻子回乡看望爹娘。十五年前的春节,也就是天启四年,却没有回来。

“两公婆没在意,知道官家人过节不得闲。儿子年轻,正是求上进的时候,本来就不该老往家里跑。可到了第五个年头,夏星连信也没一封。眼瞅着又秋深了,今年到底回不回呢?公婆俩想念儿子,托人去王城询问。这不问不要紧,一问问出个晴天霹雳。

“原来头一年的四月初一,夏星得了一对双胞胎。便告假携带妻儿回乡,好让家里人照顾。谁知从那一走,杳无音信。这件案子报官后,非同小可。小人听师爷讲,夏星第一年是庶吉士,第二年是检讨,第三年成为编修,属于正七品。如果外放为官,至少做个知县。加上身处王城,近水楼台先得月,前途不可限量。

“郡府派人彻查,四处寻访,还上报了朝廷。却找不到任何痕迹,好像那一家子凭空消失了……除夏星外,其它失踪案子也集中在天启四年的夏初,由王城方向回转郡城,必经羊肠谷。有做小买卖的,有探亲的,有赶大车的……

“从栖云郡穿过羊肠谷,就进入了白沙王城下辖的登丰县地界。一年之后,听闻在天启四年的四月初二,那里的辛集马场发生了一桩惊天血案。几十口人死绝,地下还挖出了累累尸骨。我郡的刑捕久久不能破人口失踪案,挨了不少板子。得到消息,一算时间正巧对上,急忙赶过去。

“谁料到,登丰县衙根本不肯透露半点情况。它虽是个县,却归王城管辖,同栖云郡平级。如果硬要调阅卷宗,需上报刑部。一帮伙计怏怏回来,最后不了了之。到如今,没有几个人晓得当年情况了……”

等老仵作停歇,信天游问,夏家后来怎么样?

他明白,自己必是双胞胎里的一个,其他失踪人口则是信使见到的横死路人。

文士说十几个也没错,正是羊肠谷中间最狭窄地方倒下的三条蒙面大汉,一位书生一位少妇,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一个车夫一个襁褓中婴儿,四名劲装武者,总计一十三名。

信使保留了一件证物,可以证明自己身世。但那件东西,恰恰是夏星不可能拥有的。

文士又凭什么预言,十几年后会有一个小仙师来找孙栓?

栖云酒楼,到底是回家路,还是陷阱?

孙栓继续道:

“两公婆只夏星一个独子,听到消息万念俱灰。宁愿病死,也不肯用宅子换取汤药,说儿子总有一天会带着媳妇孙子回来,不能让他找不到家。旧宅子托付给亲家,亲家过几年也去世了,后面不是很清楚。”

信天游沉默了一会儿,转身欲走。

孙栓忙唤,等一等。

信天游不耐烦了,道:“又怎么啦?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呀?”

老仵作嗫嚅道:“这桩事颇为蹊跷,小老儿不知真假,所以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你只管讲。”

“是这样,小人早些年去过王城,知道朱雀大道直通王宫,是最富贵繁华的地段。自从文士撂下栖云酒楼的话,小人便多了个心眼。凡是去王城的,都要询问一下。蹊跷的是,十几年问了怕不下六七十人,偏偏没一个晓得。小老儿怀疑,那栋楼……其实不存在。”

信天游终于微微一笑。

见老人佝偻腰身,满头白发,想起他先前装强硬自称老夫,后来说嗨了改称孙某,最后害怕了又变回小人、小老儿,不由生出一丝怜悯,道:

“你等了十六年,很不容易。我得酬谢……”

孙栓慌忙摆手道:

“使不得,使不得。小人收了文士的玉钩,本来就应该等待。”

信天游道:

“不,玉钩只值他前面托付的,后面说的那些该由我来感谢。你不是担惊受怕吗,我就送出一个承诺。谁敢杀你,我就杀他。谁敢杀你全家,我就……算了,还是只杀他一个。”

言毕,转身离开。

孙栓愣住了,哭笑不得。腹诽道,这不是让老汉放心去死吗?

待走出篱笆门张望,哪里还看得见人影。

去天外

作者:我想我是海带类型:科幻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去天外》是我想我是海带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阿莎,阿贵,书中主要讲述了: 孙栓毫无惧色,笑道: “小仙师,请勿急躁。孙某的确不知道,但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信天游冷冷盯着他,不吱声。 孙栓突觉寒意袭

小说详情